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武汉夜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英雄自古不问出处,时间会证明一切

2018-10-25 15:3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43| 评论: 0|来自: 武汉夜生活

摘要: 那个“鼎鼎大名的”红军员,他曾经是个教会学校的高材生。这时如何接待我的问题终于决定了。
         农民就在炮火交加之中也毫不在乎地继续种他们的田。所以,西当我们转一个弯刚要走进百家坪,就听到头顶上传来令人胆战心惊的呐喊声时,我不是完全没有准备的。我抬头向传来凶狼的呐喊声的地方看去,只见大路上面山坡上有十几个农民站在一排营房似的房子前,挥舞着长矛短枪和几支步枪,神情非常坚决。

         他们要把我当作一个帝国主义者交给行刑队吗?还是当作一个真正的访问者来欢迎?看来我这一个闯封锁线的人的命运是立刻就要决定了。我对姚一定露出很滑稽的脸色,因为他忽然大笑起来。他咯咯地笑着说:“不怕!不怕!他们不过是几个游击队—正在操练。这里有一个红军游击队学校。不要惊慌!”后来我才知道游击队的课程里,有中国古代战争厮杀呐喊的演习,就好像在《水浒传》中所描写的封建时代比武的那样。在无意中作了这种战术的对象,亲自尝到了脊梁凉了半截的滋味以后,我可以证明这用来恫吓敌人还是非常有效的。游击队喜欢夜间出动,在天黑突袭时发出这种叫喊一定是很怕人的。姚在百家坪介绍给我一个苏维埃工作人员。我刚刚坐下,准备和他开始谈话,忽然一个束着军官皮带的青年指挥员骑了匹汗流浃背的马急驰而到,跨下马背。他好奇地端详着我。我从他的口中才知道我自己这段冒险经历的详细情形。新来这个人姓卞,他是安塞赤卫队队长。他说,他刚和百多个民团打了一场遭遇战回来。原来有一个农民的儿童一一个少年先锋队员——跑了好几里路,筋疲力尽到了安塞,来报告民团已经侵犯县境。据他报告,民团的头子是一个真正的白匪!—个洋鬼子—就是我自己!
                 下接下去说:“我马上领了一队骑兵,上山抄了近路,一小时后,我们就看见了白匪。他们都跟随着你”一他指一指我—“离你只有两里地。可是我们在一个山谷中把他们包围起来,进行袭击,俘获了几个人,其中有两个他们的头子和几匹马。其余的人都向边境逃去。”他简单地报告完毕后,他的部下鱼贯走进院子,牵着几匹俘获的马。我开始担心他会不会真的把我当作带领那些民团的头子。我刚从白党—他们如果在无人地带捉住了我,一定会叫我是赤党一一从那里逃身出来,仅仅是为了要给赤党抓住叫我是白党吗?但是这时突然出现了一个清瘦的青年军官,他长着一脸黑色大胡子。他走上前来,用温和文雅的口气向我招呼:“哈
,你想找什么人吗?”
他是用英语讲的!我马上就知道了他就是周恩来,那个“鼎鼎大名的”红军员,他曾经是个教会学校的高材生。这时如何接待我的问题终于决定了。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武汉夜生活网

GMT+8, 2018-11-16 19:46 , Processed in 0.124801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武汉夜生活

© 2018 武汉桑拿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