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武汉夜生活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武汉夜生活先锋游西安,一次次的震撼不能停息

2018-10-25 15:5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9| 评论: 0|来自: 武汉夜生活

摘要: 哨兵向他报告我的到来的时候,周恩来正伏案在看电报。
         “份看跟刷W解剧的牌安在百家年过夜,叫我在第二天早晨到他设在附近的一下来和扎在这里的交通处的一部分人员一起吃饭个的图的司令部去。见到了几个宿在百家坪的青年。他们有些人是游击队学校的我员,一个是无线电报务员,有几个是红军军官。

         我们吃的越、不发醇的保获馒头、白菜、小米和我放量大吃的马铃牌。可是像平常一样,除了热开水以外,没有别的喝的,而开水又烫得不能进口。因此我口渴得要命。饭是由两个态度冷淡的孩子侍候的,确切地说是由他们端欢的,他们穿着大了好几号的制服,戴着红军八角帽,帽舌很长,不断掉下来遮住他们的眼睛。他们最初不高兴地看着我可是在几分钟后,我就想法惹起了其中一个孩子的友善的微笑。这使我胆子大了一些,他从我身边走过时,我就招呼他“喂,给我们拿点冷水来。”那个孩子压根儿不理我。
       几分钟后,我又招呼另外一个子,结果也是一样。这时我发现戴着厚玻璃近视眼镜的交通处长李克农在关我。他扯我的袖子,对我说:“你可以叫他‘小鬼’,或者可以叫他“同志’,可是,你不能叫他‘喂’。这里什么人都是同志。这些孩子是少年先锋队员,他们是革命者,所以自愿到这里来帮忙。他们不是佣仆。他们是未来的红军战士。”正好这个时候,冷水来了。“谢谢你—同志!”我道歉说。那个少年先锋队员大胆地看着我。“不要紧,”他说,“你不用为了这样一件事情感谢一个同志!”我想,这些孩子真了不起。我从来没有在中国儿童中间看到过这样高度的个人自尊。
          可是,这第一次遭遇不过是少年先锋队以后要使我感到意外的一系列事情的开端而已,因为我深入苏区以后,我就会在这些脸颊红彤彤的“红小鬼”一情绪偷快、精神饱满、而且忠心耿耿一的身上发现一种令人惊异的青年运动所表现的生气勃勃的精神。第二天早晨护送我到周恩来的司令部去的,就是列宁儿童的一个团员。司令部原来是一个不怕轰炸的小屋,四面围着许多同样的小屋,农民都若无其事地住在那里,尽管他们是处在战区中间,而且他们中间还有个东路红军司令。
            我心里不由得想,红军能够这样不惹人注目地开进一个地方,是不是红军受到农民欢迎的原因?附近驻扎一些军队似乎一点也没有破坏农村的宁静。蒋介石悬赏八万元要周恩来的首级,可是在周恩来的司令部门前,只有一个哨兵。我到屋子里以后看到里面很干净,陈设非常简单。土炕上挂的一顶蚊帐,是惟一可以看到的奢侈品。炕头放着两只铁制的文件箱,一张木制的小炕桌当作办公桌。哨兵向他报告我的到来的时候,周恩来正伏案在看电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武汉夜生活网

GMT+8, 2018-11-16 19:46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武汉夜生活

© 2018 武汉桑拿网

返回顶部